所以今天我们只是在变革的初期

我相信美国一个法制国家这一切最终会通过法律来解决